中国囤积医疗物资未及时帮助他国?外交部回应
来源:中国囤积医疗物资未及时帮助他国?外交部回应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3:20:59


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,准备办理登机手续,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,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,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,我想:终于,我不是异类了。

接受输注的第2天,患者临床症状改善:患者不再需要吸氧,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%至96%,最初的双侧下叶听诊音已不存在。患者食欲也改善了,除了断断续续的干咳和流鼻涕外,没有任何症状。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回国前,虽然德国已经有上百病例,但人们的生活如常。周五的超市里,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携家带口去采购,学校的餐厅也仍旧在午餐时坐满了人,意大利病例的增加并没有让德国乃至其他欧盟国家的人引起重视。

追捕中,因刘某藏匿的地方地形复杂,山丘纵横,植被茂密,且农村闲置、空置房屋和山洞较多,给刘某躲避以及盗窃生活物资提供了便利。加之刘某对当地山形熟悉,山地、野外活动能力强,且刘某多次入狱,有一定反侦查能力,给抓捕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。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由于许多华人采购口罩寄回国内,我们当地的药店口罩全部断货,店员告诉我,短期内都没办法补货。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N95和普通医用外科口罩,但迟迟不发货。幸运的是,酒精和消毒液还可以买到,我买了一些准备回国时带给家人朋友。

1月下旬国内疫情暴发,我每天刷着新闻,看着上涨的人数,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德国买些口罩,寄给国内的家人。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尚未正式获批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(Remdesivir)备受关注,临床上的“个案”不断点燃外界希望。当地时间3月30日,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人员在传染病领域国际领先期刊《临床传染病》(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)上发表了题为“A Community Transmitted Case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due to SARS CoV2 in the United States”的论文,显示医护人员再次使用瑞德西韦有效治疗了一名新冠肺炎危重患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