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龐飛安瑤小說 > 1249:孕婦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gcgwine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現在,雪連翹落入龐飛手中,王家的那些人,自然又將注意打到了龐飛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這些人,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莽夫,為了錢,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。

    那為首的婦女,雙手叉腰,氣勢洶洶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“這雪連翹乃是我們王家的東西,你休想不花一分錢就將東西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對,不能便宜了他們,不能讓他們白白把東西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走了,這東西就是我們的,把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,你把錢給我們也行。”

    人群“嘰嘰喳喳”吵嚷個不停,好一副不給東西就別想走人的架勢。

    龐飛懶得理會他們。

    這東西是老王送給他的,雖說拿之有虧,可也絕不能白白落入這些人手中。

    東西,他收下了,至于這些人,呵呵……

    根本不用他動手,自有莫軒、彥小焱和時峰會將這些人阻攔開的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下,龐飛只需施展一點點仙法,便能輕松脫身。

    看著手里的雪連翹,回想著老王離去時的背影,龐飛輕輕感嘆了一番。

    這世間的很多事情,都是不能去預估的。

    人活一世,貴在開心快樂瀟灑自如。

    旁人都覺得老王是傻子是白癡,幾千萬的東西,說不要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可在龐飛看來,老王那是灑脫自如。

    一輩子無兒無女的他,守了這雪連翹一輩子,也被煩惱困擾了一輩子。

    現在,他終于想通了,也終于放下了心中的芥蒂,走出那個圈子,為自己而真正地活一次了。

    龐飛反倒是挺羨慕老王現在的瀟灑自如的,沒有那么多的負擔,看淡了一切,只為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像他,就沒辦法像老王這般瀟灑自如了。

    他有牽掛的家人、朋友,有擔心的親人,而他現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這些人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,好像沒有一件事情,是他想做而去做的。

    不過也無所謂,不管是什么樣子的生活狀態,只要當事者覺得幸福就行。

    龐飛就覺得現在的自己是很幸福的,他有努力的目標,有想要守護和保護的人,并且,他也在一直為著這些目標和這些人,在努力著。

    并且,這種努力,是非常順利的。

    老天就像是為他開了綠色通道一樣,這一路走來,順利的簡直不像話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人,暗中羨慕著他。

    想著這些心事,不知不覺回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安瑤還在睡覺,龐飛就坐在床頭,靜靜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十幾分鐘后,安瑤從睡夢中醒來,一睜眼,便看到了龐飛,用那雙含情脈脈的眼睛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她笑了,“你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

    “好一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這樣坐著一直看著我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討厭。難怪人家睡著了也總覺得好像被一雙眼睛盯著,原來是被你這個色狼給盯著。”

    一面說著,一面掙扎著坐起來。

    龐飛拉了枕頭給她墊在身后,讓她靠著的時候,能舒服一點。

    他還會給安瑤按摩,孕期的幾個月,安瑤是一點難受的感覺也沒有,吃嘛嘛香,簡直就不像個孕婦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她的身材也一直保持的很好,皮膚也比以前白嫩光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這一切,都是拖龐飛的福。

    二人正說著話,突聽得外面響起一男人焦急的說話聲,“老婆,老婆你怎么了,你沒事吧。老婆,你忍一忍,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,老婆,你千萬別有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面好像出事了,你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龐飛拉開門出來,只見走廊里躺著一女的,那女的肚子高高隆起,原來也是個孕婦。女人暈倒了,昏迷不醒,男人蹲在地上不停地拉扯,但又怕動作太大傷到妻子和孩子,小心翼翼的,這樣一來,半晌未能將妻子抱起來。

    龐飛走過來詢問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不舒服,我說帶她去醫院看看,結果還沒走幾步,她就暈倒了。”男人焦急不已,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龐飛拉過女人的手腕給其把了一下脈,脈象有點紊亂,這女人的體質非常不好,懷孕對她來說,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她眼下這種情況,送醫院肯定是來不及的了。

    “先抱回房間,我幫她看看。”龐飛說。

    男人連連道謝,“謝謝,謝謝您。”

    龐飛暗中搭了把手,幫著男人將女人帶回他們的房間。

    安瑤隨后趕了過來,看到昏迷的女人和自己一樣,同樣是孕婦,不由得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“龐飛,她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情況不太好,體質不好,懷孕越發嚴重了她的問題,很可能會有性命之憂。”

    “對,我老婆體質非常不好,我是不讓她生的,可是她說不生孩子的話,會怕我遺憾。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時候瞞著我懷了孩子的,我要是早知道的話,我肯定是不會讓她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錯,都是我不好,我該死。求求你們,一定要救救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老公的醫術很厲害的,他一定可以治好你老婆的病的。”安瑤寬慰著說。

    “噠噠噠……”便在這時,走廊里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著這邊走過來。

    男人突然緊張起來,“是、是他們來了,是他們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誰啊?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的家里人,他們不同意我們在一起,我老婆是和我私奔的。要是讓他們知道我老婆懷孕差點丟了性命,他們能把我生吞活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死,可我老婆現在這個樣子,我真的不能離開他。我、我該怎么辦,我該怎么辦啊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龐飛說著,人已然到了門口。

    門剛一打開,就見一群人出現在這房間門口。

    為首的,是個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,留著八字胡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神先是一愣,隨即又警惕起來,“先生,請問您是剛剛入住這里的住客嗎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龐飛只將門開了一道很小的縫隙,而這縫隙,還基本被他的身子給填滿了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敏銳地察覺到了不對勁,想透過縫隙想里面窺探一二。

    可惜,縫隙被龐飛擋的死死的,他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不死心地說,“是這樣的,我之前住在這個房間,有個東西落在這里了,我想進去找一找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老婆正在睡覺。”龐飛一口拒絕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不死心地說,“那沒關系,我可以找一個女孩子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。”龐飛態度冷漠地說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不免有點來氣,“先生何必這樣,我看你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,怎么我想進去找我的東西,還不行嗎?莫不是,先生想把我的東西貪污了?我可告訴你,我那東西價值好幾千萬的,你要是不給我,我就去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隨便。”龐飛說著,便要關門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想趁機阻攔,可腳剛伸出去,就被龐飛一腳給踢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啊”的一聲慘叫,腳腕好像要斷裂了一樣,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然后,房門就“啪”的一下被龐飛給關上了。

    這讓中年男子實在惱火不已,索性,他也不跟龐飛客氣了,直接命人硬闖。

    “咚!”那些人一窩蜂沖了上來,只是,在靠近房間大門的時候,身子卻同時地被彈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所有人的身子,受到一股無形的看不見的力量的沖擊,都被沖的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幕,著實把中年男子給驚住了。

    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為什么他的人一靠近房門,就被反彈回來了?

    就好像,這房門前有一道看不見的墻似的。

    “咕咚”,他不由得狠狠咽了一口唾沫,眼睛瞪得老大,像是快要從眼眶里掉出來似的。

    怎么辦,現在是闖還是不闖了?

    不闖,那也太窩囊了,難道就這么算了?

    被人這樣欺負,他可咽不下這口氣。

    “去,找些斧頭、砍刀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對那些屬下們說。

    那些人掙扎著爬起來,互相攙扶著,踉踉蹌蹌離開。

    不稍片刻的功夫,他們又都出現了,手里都拿著家伙什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后退一步,對那些人說,“砸,給我把門砸開。”

    “砰……啊!”

    “咚……哐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詭異的一幕再次發生了。

    砸出去的斧頭、砍刀,紛紛又被彈了回來,不少人的腦袋都開了花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見此情景,都不敢再上了。

    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,無不驚恐不已。

    見鬼了這是?

    好端端的,這房門怎么就能反彈了呢?

    中年男子更是驚駭不已,臉色蒼白至極。

    他試探著將手伸了出去,想看看這房門前到底有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的手指觸碰到了什么東西,看不見,但是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這東西觸碰起來有點燙手,就像是被電擊了一樣的難受,嚇的他連忙又將手縮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我靠,這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中年男子看著被灼傷的手指,又懵逼又害怕。

    人群不敢說話,大家都等著他做決定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猶豫一番,不敢再冒險了,但也絕對不會就此善罷甘休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,在這附近開個房間,給我把這里定死了。剩下的人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北京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 福彩快3-北京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