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我女朋友也太甜了吧 > 第39章喜歡你嗷2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gcgwine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謝臨意高考之后選了梅城的大學, 謝志遠也沒有什么意見,本來謝志遠都已經開始準備給謝臨意安排一個閑差的, 哪里知道, 謝臨意竟然考上了大學。

    謝臨意上了大學之后,學的是社會工作, 可是在大一的時候就找黎旬創建了一家網球俱樂部, 培養了許多優秀的網球人才。

    在去年的網球大賽之中,謝臨意的ONE俱樂部嶄露頭角, 雖然沒能夠獲得勝利, 可是也在網球界引起了不少的轟動。

    作為俱樂部老板的謝臨意,更是有著不少的顏粉, 連一些圈外人都被吸引了過來。

    現在還不算是很晚, 謝臨意打算九點過再送夏蟬回去。

    俱樂部訓練完, 孩子們正在吃飯,一群半大的少年看到謝臨意, 就忍不住擁了上來。

    看得出來,他們都很喜歡謝臨意。

    再看謝臨意身邊的夏蟬,個個都收斂了平時張牙舞爪的性子, 安分下來, 乖巧地喊著:“蟬姐好。”

    “蟬姐今天怎么有空來了?”

    “哎,蟬姐吃飯沒有, 來來來, 到我這里來坐。”

    少年們都搶著讓夏蟬坐過來, 她一直都在忙畢業典禮上的事情, 還真的沒吃飯,謝臨意很早就過去陪她了,也是沒有吃。

    只是現在,俱樂部的廚師只做了少年們的營養餐,還真沒有多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謝臨意挑食,他不喜歡吃俱樂部的營養餐。

    謝臨意想著還是帶夏蟬出去吃,沒想到夏蟬撩起袖子來,露出一段瓷白的手腕,纖細無比,一捏就碎。

    他瞇了下眼睛,走到夏蟬的身邊,問她:“出去吃?”

    夏蟬搖頭,“我去廚房給你做吧,我也好久沒給你做過飯了。”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他,笑得非常動人,“謝臨意,想不想吃啊?”

    他喉結滑動,心里抑制不住有些酥麻,他受不了夏蟬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他低沉著聲音,“嗯”了下。

    夏蟬來過俱樂部很多次了,對廚房也挺熟悉的,很快就到了廚房。

    廚師們已經把廚房都給收拾干凈了,不過剩下了挺多的菜,倒是夠用。

    夏蟬在廚房里找了一會兒,沒有找到圍裙,謝臨意平時也不進廚房,自然也是沒有找到圍裙。

    她穿著白色的衣服,炒菜的話被弄臟,謝臨意就從自己的房間里找了件襯衣出來。

    看樣子是要把襯衣當做圍裙來用了。

    夏蟬擺手拒絕:“哪里用襯衣當圍裙的,這衣服可貴了,大不了不系圍裙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謝臨意提著手里黑色的襯衣,臉上沒多少表情。

    他緩緩彎下腰來,頭頂的燈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,打下一大片陰影來,籠罩在夏蟬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輕笑了一聲,“一件衣服而已。”他眼神掃過夏蟬,眼底瀲滟著笑意和些許溫和,他緊接著又說道:“沒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夏蟬鼓著氣,十分不爭氣地覺得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可還在這些年和謝臨意在一起慣了,他順口的撩撥早就已經習慣了,倒也不至于動不動就臉紅起來。

    夏蟬挑眉,哼哼兩聲:“當然沒有我重要。”

    謝臨意笑了笑,彎下腰來,下巴都快要枕到夏蟬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重重呼吸了下她的氣息,“你轉過去,我幫你系上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夏蟬乖巧應聲,轉過身去,她緩緩張開手。

    謝臨意從后面幫她系上,后背似乎有貼在一起,熾烈而又讓人心動。她用余光瞟了眼,看到他耳朵上似乎有些紅,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只是夏蟬沒有戳穿,只是問他:“謝臨意,還沒有系好嗎?”

    他回答:“等會兒。”

    呼吸落在耳畔,也是灼人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了,襯衣還是沒有系在腰上,倒是一雙手橫在腰間,倒是越來越緊。

    饒是夏蟬早就已經習慣了謝臨意的言語撩撥,可是對他這種親密的動作,還是有些害臊,臉上的溫度漸漸起來,她忍不住垂下頭,不敢去看,也不敢說話了。

    她眼簾垂下,看到抱在自己腰間的手和手臂,青筋凸出,骨節分明,修長好看,她嘴唇動了動,“謝臨意,你是把你的手系在我身上了嗎?”

    他這才松開,把襯衣袖子在她身后打了一個結,這才系上。

    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的曖昧,在他松開的時候,非但沒有減弱,反而因為兩個人的對視而愈發強烈起來。

    夏蟬別開紅透了的臉,順手去拿身邊的菜刀,低聲抱怨著:“你以后不能這樣了,不然我不客氣了喔。”

    她揮了揮菜刀,自以為看起來挺兇悍的樣子。

    可謝臨意卻笑了笑,這樣子,真可愛。

    他點了點頭,吊兒郎當地站在一邊,“知道了蟬姐,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原諒你一次,不然我回家告訴爺爺。”

    &nbs    p; 她在廚房里找了點謝臨意喜歡吃的菜,謝臨意幫她洗菜,她負責炒菜。

    她的手藝,可是得到了周阿姨親傳的,而謝臨意,最喜歡吃的,就是周阿姨做的飯菜了。

    很快,夏蟬就已經炒出了幾道家常小菜,都是謝臨意喜歡吃的。

    外面人多,夏蟬就到謝臨意的房間里吃的。

    兩個人吃完飯,洗了碗,夏蟬還幫俱樂部的運動員們收拾了一下屋子,一眨眼,就已經快要九點半了。

    夏爺爺已經打過電話來催過一次了,夏蟬掛了電話之后,夏爺爺的電話隨即又打到了謝臨意這里,千叮嚀萬囑咐,一定要謝臨意趕緊把他家寶貝孫女給送回去。

    謝臨意才開車出來,準備把夏蟬給送回家去。

    謝臨意的俱樂部離夏家不遠,開車十幾分鐘就能到了,夏蟬坐在副駕駛上,還有些舍不得謝臨意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為什么,明明每天都能見到謝臨意,可是每次一到晚上分別的時候,她就特別舍不得,特別想要他留下來。

    她坐在副駕駛上扭捏了好一會兒,才問他:“最近好像是不是又要開始比賽了?你是不是又要開始忙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謝臨意下意識摸了下包里,想起來自己已經戒了煙,又收回手來,“不過還好,這次全國賽的決賽在梅城舉行,要是能他們能打進前三,就能參加全國總決賽。”

    夏蟬知道謝臨意的壓力大。

    剛創建ONE的時候,他抽了很多煙,后來她不喜歡,謝臨意就給戒了,好在現在俱樂部也有了一點名聲。

    不過去年的比賽,ONE止步前十,謝臨意消沉了好一陣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今年會什么樣……

    夏蟬看向他,握著拳頭加油:“謝臨意,加油啊,我今年一定會去看你們比賽的!不管結果怎么樣,他們都會努力加油的。”

    謝臨意知道她在擔心什么,輕笑出聲。

    他伸手過來,在她柔順的頭發上揉了下,他現在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了,并不像是當年那個什么都不懂的毛頭小子,第一次想要給夏蟬來個摸頭殺的,結果卻被她誤解了。

    他動作輕緩,“放心吧,去年失利之后,今年那些小子可被教練給折磨得不成樣子,更何況,今年職業隊會有人來選種子選手,他們拼了命都得全力以赴啊。”

    聽謝臨意的語氣,似乎是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,她不禁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夏家的大門開了,夏爺爺拄著拐杖走出來張望,是在看夏蟬究竟回來沒有。

    夏蟬和謝臨意也不敢再多聊了,夏蟬戀戀不舍地和謝臨意道了別,下車回去。

    全國大賽的賽程緊湊,很快就到了比賽的時候。

    黎旬抽了簽回來,一路上都罵罵咧咧的,在車上就已經開始不停地反省自己:“臨哥啊,老板啊!你看我這臭手,什么手氣,第一場就對上了沙洲。”

    謝臨意昨晚夢到了夏蟬,一晚上都沒睡安穩,現在正在車上補覺,覺得黎旬有些吵,半抬起眼眸來瞥他:“沙洲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沙洲啊!”黎旬揉著頭發,“去年我們ONE可是備受矚目的黑馬,結果沖擊前十的時候就被沙洲給殺的潰不成軍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謝臨意凌厲的視線從黎旬身上剜過,嚇得黎旬趕緊閉嘴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去年失利之后,謝臨意才是最難受的人,大家都不敢再提起這個事情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今年一開始就抽到了沙洲,這簡直就是噩夢。

    謝臨意深深吐了一口濁氣,又接著閉上眼睛,漫不經心地說:“去年輸了,今年未必。”他一頓,薄唇扯動,“而且,贏回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們。”

    黎旬也是點了點頭,今年的訓練他是看在眼里的,那些少年的進步的確很大,他還是對去年的陰影太大了。

    網球大賽每年都十分熱鬧,全國有很多粉絲都會千里迢迢到各大城市支持自己喜歡的球隊,梅城這邊的票,早就已經賣光了。

    夏蟬想要去買的時候,已經售空。

    遠在蘭城的明雅哭著自己手慢了一步,“小蟬,我就真的差那么一點,最后兩張票都沒有搶到,這才是第一場啊,他們怎么能搶的這么快,不留著錢去看總決賽嗎?”

    夏蟬也覺得有些可惜,本來想要自己花錢去看比賽的,可是看現在這個樣子,只能從網上高價買或者是求求謝臨意了。

    她安慰明雅:“唉,這也沒有辦法啊,誰叫謝臨意長得那么好看呢,他粉絲那么多,門票賣的快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嗯???”明雅眉毛一皺,“夏小蟬,我懷疑你在撒狗糧,并且我已經有了充足的證據。”

    夏蟬眉眼一彎,“沒有喔,明雅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避免狗糧這個話題,夏蟬問了明雅到梅城來的具體時間,兩個人約定好了見面的時候,她才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掛了之后,她找人去看看還有沒有高價的門票,結果都沒有。

    她只好在微信上給謝臨意發了條短信過去:[小未婚夫~你在嗎?]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北京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 福彩快3-北京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