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美女上司的近身護衛林峰方曉曉 > 第636章 大結局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gcgwine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曹晨茹的一槍如同直接打入我心中一樣,讓我整個人都震驚了,這時我才意識到在利益面前人性會變得多么丑惡,甚至就連親情都可以棄之不顧。

    曹晨茹解決掉了曹晨薪之后,臉上絲毫沒有負罪的表情,他只是很淡定的笑了笑,隨后便轉身往樓上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而這時我注意到站在書房深處的曹遠萍依然面帶微笑,她似乎也不覺得剛才那一幕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曹晨茹殺了曹晨薪!親兄弟自相殘殺了!”我大聲對曹遠萍說道:“這是你最希望看到的嗎?”

    曹遠萍淡淡一笑,說道:“這終究還是他們兄弟兩個的事情,和我又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我無奈的嘆了口氣,忽然覺得曹遠萍是個很無情的女人,也許是因為她這個年紀見慣了世間的千姿百態,所以已經麻木了吧。

    幾分鐘之后,曹晨茹從樓道里走了上來,這時他才看到站在門口的烏鴉、張振杰和黑背心他們,這讓曹晨茹非常意外,喊了一聲“姑姑”之后大步沖進了書房。

    他似乎覺得我會對曹遠萍不利,所以才會有這么驚慌失措的表現,不過在看到曹遠萍安然無恙之后,曹晨茹這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但他看我的時候,表情中依然充滿著敵意,他獰笑了兩聲,說道:“林峰,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找到這里來,算你有本事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曹晨茹忽然轉身對曹遠萍說道:“姑姑,我幫你解決這個你人生中最大的敗筆吧?”

    “人生中……最大的敗筆?”我大惑不解的回頭看著曹遠萍,低聲問道: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這時曹晨茹冷笑著說道:“什么意思?誰不知道我姑姑當年被你那個倒霉的爹給糟蹋了,隨后還生下了你這個孽種!我們曹家的女人怎么可能被你爹那種庸俗的男人給玷污?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恥辱!不過好在后來我爺爺把我姑姑給救了出來,我爸還打斷了你爸一條狗腿,我姑姑從小就告訴我,和那個姓林的男的在一起是他一輩子的恥辱!而你就是他這段恥辱人生的一個證明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曹晨茹忽然掏出了藏在懷中的手槍,這一幕突如其來,讓我們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姑姑,我今天就幫你解決了他!從此以后,你人生就再也沒有遺憾了!”

    話至此處,槍聲已經響起,現場的變故來的太過突然,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只感覺子彈在我面前急速掠過,隨后就看到曹晨茹的太陽穴上鮮血噴涌,此時站在遠處的曹遠萍手中正端著一把手槍,嘴角上卻依然還帶著剛才的那抹微笑。

    “姑……姑……”

    曹晨茹低聲說出了這兩個字,而說完之后他已經氣絕身亡,我也沒有想到曹遠萍居然會直接開槍射殺了自己的侄子,自己也已經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到底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抬頭看著曹遠萍,半晌之后才問出這一句話。

    這時曹遠萍幽幽說道:“我不殺了他,難道要看他殺了你嗎?這二十年來,我一直忍辱負重的活在曹家之中,每天說一些口不應心的話,做一些違心的事情,目的不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天嗎?現在這一天已經到來了,我又何必拘束自己呢?”

    我看著曹遠萍,再看著倒在地上曹晨茹的尸體,無奈的說道:“可他終歸是你的侄子,你難道……”

    曹遠萍搖頭道:“我看到的并不是我的侄子,而是一個為了利益可以殺掉自己哥哥的男人,更何況他的爺爺和父親為了自己的執念斷送了我一生的幸福,我現在讓他來償債又有什么不可呢?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忽然又有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,這時我聽見烏鴉很恭敬的喊了一聲“林先生。”

    循聲望去,只見我爸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從門外走了進來,他的裝束有些復古,與烏鴉身上的裝束幾乎一模一樣,今天的他雖然還是瘸著腿,但是卻顯得英姿勃發。

    進了門,我爸看著我淡淡一笑,這時我忽然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異樣的神采,這是我前二十年從來沒有見到過的神采。

    只聽他平靜的說道:“蟄伏二十年,我們終于還是拿下了曹家,我想曹紫金也好,曹遠洋也罷,他們無論是去了天堂還是地獄,也必須要認同現在的結局了,二十年前我斗不過他們,但是二十年后我終于獲勝了,雖然我付出的時間很長,但我最終終于得到了想要的結果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抬頭看了曹遠萍一眼,問道:“遠萍,曹家資產的問題處理的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曹遠萍笑道:“你放心,只要曹晨茹一死,曹家資產的法定第一繼承人就是我,現在曹家全部的資產,已經歸屬于我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我爸點點頭,又走到了我的身邊,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,低聲道:“做的不錯,不愧是我的兒子,這場仗是咱們父子一同打贏的,你沒有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聽著父親熟悉的聲音,陌生的語氣,我只感覺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個春秋大夢一樣,而這時站在我身旁的張靜也悄悄掐了自己一下,就連她都覺得這一天的轉變來的太快,根本讓人無從招架。

    之后曹遠萍想要留我吃個飯,但我卻婉言拒絕了,雖然她是我的母親,但是我心中始終沒有做好接受的準備。

    我父親倒是私底下跟我聊了幾句,他向我訴說了我母親的辛苦之處,擊潰曹家不是一天兩天才能夠完成的任務,母親必須要長期潛伏在曹家之內。

    在了解了他們的幾乎之內,我由衷的欽佩這個完美的構想,但是如此同時,我的心中也有怨恨。

    我怨恨他們因為這個計劃毀掉了我的童年,我的人生中就從來沒有“母親”這兩個字,我更怨恨我從來都缺少一個溫馨的家庭,這讓我到現在還無法真正的了解家庭的含義。

    最后我問我爸,為了擊垮曹家,為了成為隆慶市一手遮天的王者,付出了這么多,值么?

    我爸告訴我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追求,而在追求的道路上同時都會失去,其實沒必要去計較失去了多少,只要關心于真正想要得到的東西是否得到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對于他來說,擊敗曹家不光是爭一口氣的問題,也是他畢生以來最強烈的追求,因此為了這個追求,他可以犧牲一切東西。

    聽到這里,我心中不禁有有些彷徨起來,與我父親相比,我是不是太在乎失去的東西了呢?

    轉念再想,我這一生之中,有沒有什么東西是曾經一心想要得到,無論如何也必須要擁有的呢?

    這個問題讓我苦思良久,到最后也未曾找出一個答案來。

    轉眼三個月過去,隆慶市里一切塵埃落定,母親曹遠萍正式成為曹氏集團董事長,父親也終于重出江湖。

    我沒有放下森林狼的建設,不過與此同時手上監管了三個曹氏集團的投資公司。

    李振被我調來給我做二把手,同時我還從原先的工廠里把財務部的郝甜挖了過來。

    一切有條不紊的進行,生活進入了穩定的航道。

    這天下午,李振忽然帶著耐人尋味的表情跑到了我的辦公室,他手上拿著一份簡歷,低聲說道:“林哥,咱公司上午剛收到一個內部推薦的職位申請,你猜猜申請的人是誰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懶得跟李振玩這幼稚的游戲,直接從他手中拿過簡歷,輕輕掃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照片的位置上是一張熟悉的面孔,名字上赫然寫著“方曉曉”三個大字。

    再見到她的那一刻,我心臟不由自主的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林哥,要不要招她進來?”

    我輕輕一笑,對李振說:“給我安排一下時間,我要親自面試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我微笑著補充道:“對了,再給我準備一瓶上好的紅酒,我準備面試的時候,跟這位應聘者好好聊聊……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