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錦衣血途 > 第793章 海商異動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gcgwine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(各位,最后一天了,有票的投一投吧!)

    臨近海邊,海風無時無刻都在刮著,讓這臨冬之際的溫度更低。

    劉奎來通泉府已有大半個月,此刻他正坐在籬笆圍成的院子里,擺著一壺酒幾碟小菜吃著。

    在通泉府,這樣被丟棄的農家院子不少,很顯然戶主是躲避倭寇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這就便宜了劉奎,他將此處設置為臨時指揮部。

    得知倭寇登岸的消息后,劉奎心中便升起了一股緊迫感,要是在這段時間內無法完成任務,那么他的任務很可能被判定為失敗。

    在年終之前,他們肯定是要返回京城的,所以留給劉奎的時間不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,雖然有酒有菜,但劉奎卻沒什么胃口。

    這次陳嘯庭安排的任務,是要他找出那三家海商通倭的確鑿證據。

    只有證據確鑿,他們才敢對這些海商下手。

    貿然動手抓人,極大可能會被江南豪族抵制,到時候反而會引起極大麻煩。

    所以陳嘯庭干脆放棄效率,也要保證差事辦得穩妥,要求必須要有確鑿證據,讓所有人都說不出指摘的話。

    就在劉奎愁眉苦臉之際,卻見院子外有人飛奔而來。

    “大人,碼頭那邊有情況!”來人稟告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劉奎這才收起臉上愁思,回頭問道: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稟告的校尉便說道:“這些天倭寇登岸,碼頭貨運全都停了,可剛剛卻有貨船到岸!”

    這確實很不正常,也從側面證明了這三大海商和倭寇有勾結,因為他們一點都不擔心被倭寇給搶了。

    “咱們的人已經先行趕去,但碼頭已被海商們的家奴圍起來,所以咱們只能在外面看著!”

    從海貿停止之后,散布在碼頭上的校尉們,就被劉奎全部召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!”劉奎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還從海上運東西來,他倒要看看送的是什么!

    于是劉奎帶了幾個人,便往碼頭所在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此時已近傍晚,碼頭上有人里里外外搬著東西,周圍還有手持棍棒警戒的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全都三大海商們的家奴,而在碼頭的正中央,則有三名老者掃視著現場干活兒的人。

    這三人年紀皆在五十以上,雖然都是簡單的圓領袍子,但卻絲毫不減他們臉上威嚴。

    沒錯,就是威嚴,一種久居上位才能培養出的威嚴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身著勁裝的男子趕了過來,很是小心道:“小人給三位大老爺請安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為何早到了這么長時間?”為首老者厲聲問道。

    這可把稟報情況這人嚇得半死,眼前這三位掌控整個碼頭,正要生起氣來把他扔海里都沒人管。

    “周老爺,這這……海上行船,小人只能盡量把握行程,提前趕到……小人也很意外!”勁裝男子辯解道。

    問話的這名老者姓周名元一,乃是三大海商家族中體量最大的周家家主,在這碼頭上他可以說就是皇帝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側的兩位,則分別是劉家家主劉品言和魏家家主魏星海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用人之際,他們也不可能真的把這勁裝男子給宰了,于是劉品言便勸道:“周兄,先留著此人狗命,再給他一次機會吧!”

    周元一沒有說話,而是把目光掃向了魏星海,后者微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滾吧!”周元一呵斥道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看出,人命在他們的眼里,著實如同草芥一般。

    待這勁裝男子離開后,周元一才給兩位老兄弟解釋道:“二位,老夫可不是苛責他,之前早就告誡他入夜十分靠岸,現在可天都還沒亮!”

    劉品言拍了拍周元一的肩膀,沉聲道:“這些我們知道,你也是為了這些貨的安全!”

    周元一臉色仍舊嚴肅,說道:“這事兒可確實開不得玩笑,要掉腦袋的!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現場很是安靜,他們所有人心里都清楚,自己干的是掉腦袋的買賣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么多年過去,買賣做得越來越大,已經忘了會掉腦袋這件事。

    安靜了一會兒之后,一直沒說話的魏星海開口道:“如今倭寇上了岸,吸引了官府全部精力,想來碼頭這里是安全的!”

    劉品言對此以為然,就在他也要跟著勸周元一寬心時,卻聽周元一道:“二位,我們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還不明白?咱們做的是掉腦袋的事,關乎咱們三家幾百口人的性命!”

    聽周元一說出這番話后,劉品言準備好的話全都堵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最后,他才說道:“周兄所言極是,是我二人大意了!”

    他們這邊爭論停止,而船上的箱子也全都卸了下來,正全部往等候在此的碼頭上搬。

    一共二十輛馬車,每輛車上三個大箱子,一共是六十個箱子。

    而在裝車完畢之后,周劉魏三人并未下令立刻出發,而是在等待天黑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只有放回自家貨倉里,他們才會覺得安心,必須要等天黑才敢往家里搬。

    碼頭不遠處的路邊樹上,劉奎帶著的人已經趕到,他們也在等待著碼頭那邊把東西送過來。

    當明月高升之際,終于有校尉從夜色里摸了過來,向劉奎稟告道:“大人,他們來了!”

    劉奎點了點頭,并示意所有人隱蔽,他們絕不能發出半點兒聲音。

    馬車徐徐駛來,接著月光他們能夠看見被運送的箱子。

    可箱子里是什么,他們卻不知道,只能想辦法打探。

    劉奎正在思索該如何打探時,卻聽路上響起“砰砰”的聲音,然后便傳出金屬碰撞的聲音。

    原來是馬車在行駛過程中,輪子碾過了路上凸出的石頭,讓整個馬車都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但這都是一息之間的事,并未在馬隊內引起關注,他們就這樣經過了劉奎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待馬隊離開后,劉奎心中已經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回想起方才的聲音,加上多年當差的經驗,劉奎推測這些人運送的應該是兵器。

    陳嘯庭要確鑿證據,那么這些東西算不算證據確鑿?

    答案不言而喻,劉奎找到了突破的契機,讓他此刻變得無比激動。

    “你們說,那些箱子里裝的是什么?”劉奎問手下校尉們道。

    這時便有校尉答出了“兵器”二字,這讓劉奎更加篤定了自己的想法,于是他直接決定采取行動。

    “派咱們的人跟上去,密切監視周劉魏三家,有任何異動立即匯報!”

    在他吩咐之后,校尉們各自都離開去做事,而劉奎則帶著剩下的人回農家小院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要把通泉府的情況報告給陳嘯庭,該怎么處理交給陳嘯庭決定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北京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 福彩快3-北京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