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禁區獵人 > 第六百零六章 找籌碼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gcgwine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當天晚上高文一走,林朔算是對目前這件事兒有眉目了。

    北歐,其實大大小小有六個國家,丈母娘管得這個國家,是其中國力最雄厚,也是國土面積最大的。

    周圍其他幾個國家,都奉丈母娘為宗主國的國主,王室有認干兒子有認干弟弟的,反正看上去一家親,有事兒關起門來商量。

    所以丈母娘所在的這個家族,在華夏這邊有叫北歐王室的,也有叫北歐皇室的。

    按華夏這邊的世俗規矩來看,一個宗主國的國主,下面有附屬國,整體國土面積也還可以,在形式上又統一了一個文化圈,叫皇帝問題是不大的。

    可在歐洲,皇帝是不能亂叫的,必須要有羅馬的宗教道統。

    要么天正,要么東主,新月這個后來興起的教派還沒這個資格。

    天正、東主,原本是一個宗教。

    東西羅馬分裂,亞平寧和巴爾干文化不盡相同,語言文字也不一樣,在當時政教合一的情況下,兩個教派也就分出來了。

    歐洲的皇帝,在名義上是繼承羅馬帝國的,所以必須要有這兩個教派的承認才行。

    歷史上的法蘭克帝國、神圣羅馬帝國、奧匈帝國,這都是繼承了天正道統的。

    拜占庭帝國、沙皇俄國,那是東主道統。

    而北歐,這個名義說什么也扯不上,所以在歐洲無法成為帝國。

    包括英國也是這樣,大英帝國扯不上這層關系怎么辦呢,天長地遠占了個印度做殖民地,在那兒自稱一個皇帝。

    所以林朔的丈母娘,要想成為女皇的話,在歐洲是沒戲了,以后得在那塊剛剛獲得的飛地上想想辦法。

    雖然稱帝很困難,但就整個歐洲而言,北歐捏在一塊兒實力還是可以的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林朔的丈母娘,北歐女王,沒那么好拿捏。

    可北歐有一個一般人不知道的天生劣勢,那就是修行圈孱弱。

    簡而言之,就是高文這一家子人,實力不咋地。

    高文這一家,是北歐宮廷豢養的修行者,與其說是修行者家族,不如說是歐洲修行圈里的攪屎棍。

    歐洲大陸修行圈本來就各種內訌,三大教派天天打架。

    高文一家的生存法則,就是專門給他們火上澆油,給他們添亂,這樣就顧不到北歐這邊了。

    反正手底下是不怎么樣的,可架不住腦子活,連蒙帶騙地使盤外招,再加上運氣不錯,還真讓這一家子混下來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高文,年輕時得到過名師指點,有段時間進步飛快。

    在他二十七八歲的時候,在整個歐洲修行圈里的同齡人里,實力穩居前十。

    可當時楊老家主對他的點撥,也就是稍微點一下,萍水相逢沒那么大的交情,自然不會給真傳。

    到了三十歲,高文修為這就開始撞上新的瓶頸了,從此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但這個問題一開始不大,因為高文是宮廷修行者,北歐皇宮大管家,靠一張嘴皮子也就解決事情了,一般不用動手。

    靠年輕時的老本,混到這個年紀,自稱是歐洲前十,一般人也不會去懷疑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目前所謂的歐洲前十的修行實力,水分特別大。

    紙終歸是包不住火的,修為到底如何,是可以被各種途徑驗證的。

    證明一個人行,那得好幾件事兒,而證明一個人不行,往往一件事兒就夠了。

    高大管家的能耐,在歐洲教廷試探之下,終于還是暴露了。

    一個在世俗世界里實力不俗的國家,修行圈卻很孱弱,同時王室人丁稀落,之前還埋了伏筆。

    這在歐洲教廷眼中,就是一塊肥肉。

    高文自己也知道這個情況,眼看無論北歐王室還是自己家族都是大難臨頭,這才有去年在林朔迎親的時候,憋著尋死的念頭。

    尋死沒成功,可高文就覺得自己算是死過一次了,大徹大悟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,這事兒自己不能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可能耐不行怎么辦呢,繼續發揮以前家族的長處,動腦子唄。

    正好林朔這個王室的姑爺不錯,那就死馬當活馬醫,拉進來再說。

    林朔家到底多大勢力,別的不說,北歐那塊飛地他們家能跟俄羅斯談下來,就能以管窺豹。

    而林朔這人到底多大能耐,高文是親自試過的,一個照面他連尋死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高文本人是個什么水平,林朔當時這一下也就稱量出來了。

    連當時的章進都有所不如,這個歐洲前十肯定是吹出來的。

    林朔這會兒在床上摟著二夫人,心想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搞半天不是歐洲教廷要通過自己丈母娘來對付自己,而是丈母娘被歐洲教廷欺負慘了,打電話搖人,這就把自己搖過來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這些原委,林朔的心思放下了一大半,摟著自己的媳婦兒在那兒笑。

    狄蘭一看丈夫這神情,自然大惑不解,問道:“你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林朔搖頭笑道:“要說你們家這個老太太,是真夠可以的。

    我到北歐三天了,跟老太太前后見面不下五次,就這點事兒,她一點口風都沒透出來。

    老丈人就更好玩了,搞得跟間諜似的,又是傳紙條又是遞話的。

    搞半天老頭兒不是被人盯梢了,而是懼內,防著老太太呢。

    一家人非要搞這么復雜,這種事直說不就完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母親覺得,這樣你會不高興。”狄蘭說道,“所以在正式宣布婚事以及給大毛授勛之前,她先不告訴你原委,事后再跟你說。到時候木已成舟,你都上了賊船了,不高興也就那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嗐,這有什么不高興的。”林朔說道,“俗語說得好,一個女婿半個兒。

    更何況,丈母娘還沒親兒子。

    家里有什么事兒,找女婿就對了。

    以前按照我們那邊的規矩,男人娶媳婦之前,那是要去丈母娘家干活兒的。

    挑擔拉煤換燈泡,別的不怕,就怕活兒干的不好,老丈人丈母娘看不中自己這個姑爺。

    我娶你匆匆忙忙,也沒替你們家干過活兒。

    那這次,算是給我機會補上了。

    我得做得漂亮一些,別被丈母娘嫌棄了。”

    狄蘭聽著這番話,心里很感動,摟著林朔的胳膊柔聲說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跟歐洲教廷談啊?”

    “談?”林朔說道,“誰說要談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還真要開戰啊?”

    “開戰不至于。”林朔說道,“東歐平原上西王母正在鬧騰,這是歐亞腹地,兩邊修行圈就算要開戰也不能挑這個時候。

    不過,先欺負了我丈母娘,之后派刺客來刺殺我,這兩筆賬不先算清楚,是沒法談的。

    所謂談判,不過就是互相掂個分量估個價,事先籌碼是要擺上臺面的。

    他們現在兩個籌碼亮出來了,一個跟你有關,另一個跟Anne有關。

    那個女刺客,跟Anne應該有關系。

    而我這邊還沒亮籌碼呢,這回頭到了談判桌上,那就不是我做別人規矩了,搞不好要被人做規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籌碼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籌碼。”林朔說道,“我天天狩獵還來不及,哪兒來的心思跟這群家伙勾心斗角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亮籌碼?”

    “現找唄。”林朔輕輕拍了拍狄蘭的背,說道,“今晚你一個人睡,我出去辦點事兒。”

    ……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北京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 福彩快3-北京快3